快捷搜索:  as  test

香港非法游行暴力事件:为什么仇警思想这么多

  继周六非法的“光复元朗”游行失败后,周日,香港激进分子又发起非法“上环”游行,其目标对准中联办,但他们再次被警察成功击退,未靠近中联办半步。

  根据港府声明,警方周日共逮捕49人。这是近一个多月历次暴力事件中,香港警察逮捕施暴者最多的一次。

  香港的民意,此刻也在发生着微妙变化。岛叔之前讲过,香港舆论整体而言,是被反对派港媒控制的,此前一边倒地“仇警”。

  而岛叔近日观察到,有些港媒已经开始反思,发起诸如“冲突武力升级,警方、示威者谁之过”之类的讨论。

  与此同时,内地的网民,则多认为香港警察对待示威者太过宽容,不够强硬。

  港媒说香港警察“施暴”,内地网民说他们“软弱”,处于舆论夹缝中的香港警察,近期的表现究竟如何?【香港警察为什么比暴徒弱势?警权受到极大限制

Yahoo新闻(香港)29日直播节目“冲突武力升级,警方、示威者谁之过”,网民多挺警

Yahoo新闻(香港)29日直播节目“冲突武力升级,警方、示威者谁之过”,网民多挺警

网传图片,周日游行多处出现外国人身影

网传图片,周日游行多处出现外国人身影

上环

  先看周日非法“上环”游行中,香港警察的表现。

  港警此前批准了示威者当日在“遮打花园”集会,但反对其将示威活动扩大至上环及其他区域。

  周日中午起,警察就在遮打花园附近维持秩序,保护市民安全。到下午3点半,其中的激进分子走出原定区域,经上环向中联办所在的西环进发,意图明显。

  期间警察始终保持克制,“速龙小队”则随时待命。但随着夜幕降临,激进分子开始在多处实施计划好的暴力行动:拆毁公物,制造路障,四处纵火,搭建防线

  激进分子接着开始升级其暴力行为,向警察掷砖头、玻璃瓶、汽油弹,射激光、钢珠,甚至在外国组织者的指导下,制造“燃烧手推车”冲向警察防线

  为避情况恶化,警察亮红旗、黑旗警告无效后,果断发射催泪弹,进行武力驱散和清场;“速龙小队”迅速出击,将暴徒们制服在地,一旦搜出攻击性武器,立即逮捕。

  其余激进示威者四散而逃,作鸟兽散;至晚间11时,警方开展全范围的清场活动,至12时,全部示威者已退散,街道恢复平静。

  前一日,针对非法的元朗游行,在激进分子欲闯入元朗村庄时,警方也果断出手清场,成功避免了一场大规模流血冲突的发生(详见【解局】昨天的香港元朗到底发生了什么)。

  从这两天的事件中,我们可以看出香港警察的尽忠职守、专业克制,而到了该出手时,则严格执法、不留情面

压力

  近一个月来,香港警察其实受了很多委屈,其委屈不仅来自普通市民,还来自被称为“特权阶级”的立法会反对派议员。

  一位朋友告诉岛叔,他在香港的警察朋友最近压力很大,想要辞职。在岛叔表达采访愿望后,朋友转达,港警纪律要求,不能私人接受采访。

  其实也不用采访,光看看最近的新闻报道,以及社交媒体流传的各种言论,就知道他们面临着怎样的压力。

香港网民呼吁将此戴姓男子革职

香港网民呼吁将此戴姓男子革职

  比如昨天,就有香港一学校的老师,公开恶毒诅咒港警子女。这名担任“真道书院”助理校长的戴姓男子发帖说:警察子弟“如果七岁以下,则活不到七岁”“如果七岁以上,则20岁前死于非命”。

  不知此人是否是逃脱的蒙面暴徒之一,与警察何怨何仇,竟发如此仇恨语言。

  更何况,他是一个所谓倡导“真善美”的基督教学校的教师。为人师表,试想,在课堂上到底有多少学生曾受他的蛊惑,进而仇视警察。

  而在香港的其他学校呢?港大学生会此前凑集几百万资金,用来购买物资,对抗警察,仅因其校长说“反暴力”,就组织300多人围堵校长寓所。这些学生在念书的过程中,到底被灌输了怎样的观念?

  那为何在香港教育界、媒体界会出现这么多“仇警”思想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