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普华永道尼日利亚合伙人:非洲消费品和科技等领域投资机会巨大_中国

原标题:普华永道尼日利亚合伙人:非洲消费品和科技等领域投资机会巨大

  近年来,中非双边经贸及投资关系发展迅速。

在双边关系及合作不断深化的背景下,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和贸易的未来前景如何?又面临着哪些机遇与挑战呢?

对此,普华永道尼日利亚合伙人、西非企业融资部负责人尤瓜罗夫(AndreiUgarov)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,过去中国企业对非洲的投资主要以贷款形式存在,未来应注重与非洲企业建立长期、友好的伙伴关系。

普华永道尼日利亚合伙人:非洲消费品和科技等领域投资机会巨大_中国

 

人民币互换协议意义重大

尤瓜罗夫对记者称,中非贸易非常活跃,过去16年来双边贸易一直在稳步增长。

“2017,中非双边贸易额约为1600亿美元。南非是非洲进口中国商品最多的国家,其次是尼日利亚和埃及。”他介绍称,伴随中非贸易的增长,中国和一些非洲国家间也已建立起一些便于双边贸易的机制。

他以尼日利亚为例称,尼日利亚一直以来实行外汇管制,有时会导致外汇短缺,使得企业较难获得外币。“大约三年前,伴随原油价格的下降,尼日利亚政府外汇储备受损,因此无法通过外储来支撑其本币,导致其本币迅速贬值。当时,在尼日利亚很难获取美元。”他称,在此背景下,中国和尼日利亚签署了人民币互换协议。

他对记者强调,人民币互换协议意义重大,对于那些直接与中国进行贸易往来的非洲企业和个人而言,这份协议使得他们无需再担忧美元不足的问题,而是可以直接用人民币与在当地经营的中国企业交易。

他还表示,未来,随着中国投资、贸易在非洲的深化,预计将会有更多的非洲国家和中国签署货币互换协议。

尤瓜罗夫还建议中国企业未来将某些制造环节转移到非洲,进行本土生产。他分析称,因为非洲国家对中国的出口主要为大宗商品,而大宗商品的价格非常不稳定。只要中非间的贸易模式始终是中国从非洲进口大宗商品,并出口成品至非洲,这就会是一项核心挑战。

“因此,鉴于非洲的人口结构和规模,中国企业完全可以尝试将一些制造环节带入非洲,并将成品直接出口到世界各地。”他称。

展开全文

应注重构建长期伙伴关系

在投资方面,尤瓜罗夫向记者介绍称,长期以来,中国对非洲的投资主要是通过贷款,包括基建项目承包商融资、中国政府提供资金、中国开发银行和其他银行融资等形式。

不过,他指出,目前这一情况正在发生变化,中国对非洲的投资正逐渐向包括私募股权在内的直接投资发展,“过去10年,直接投资金额约为30亿~40亿美元,基本上,我认为这是中国对非洲投资的真正机会所在。”他称。

对于“一带一路”倡议,尤瓜罗夫建议,“中国需要转变过去的模式,相关项目和资金最好不要以传统的贷款、债务形式出现”。

具体而言,他向记者介绍称,其一,非洲当地企业需要的是长期合作伙伴。

“他们也需要资金,但过去来自西方国家的大量资金进行的都是短期投资,希望能够在5年内获得投资回报,而这点在非洲是非常困难的,因为非洲需要的(前期)投资额度相当可观。”因此,他称,前往非洲投资的中国企业需要采取一种长期投资的方式。

其二,非洲企业也需要中国企业在带来投资的同时分享知识,从而推动非洲的本土能力建设。

“过去一些企业前来投资或做项目时,往往带来自己的团队,做好项目后就直接撤离了。非洲企业对此观感并不好。”他称,“我认为更好的方式会是,当中国企业前来非洲投资或做项目时,协助当地人构建相关能力,如此一来,非洲企业就会有更大的合作兴趣。”

最后,尤瓜罗夫指出,非洲企业还希望中国企业在对非洲投资时建立起整个供应链。

他举例称,目前,如果一家中国企业想投资消费产品,其往往从中国带来产品并销售。但未来,如果其能够开发非洲本地生产该产品的能力,甚至或许投资一些非洲当地供应商,使其在非洲供应该产品,并雇用非洲当地人,为非洲年轻人提供更多就业机会,会获得更正面的观感。

消费品、科技等领域投资机会巨大

尤瓜罗夫告诉记者,只要通过建立长期合作伙伴的方式,非洲所有领域对于外国投资整体都持有开放态度,而一些领域在他看来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具有巨大投资潜力。

其一,他指出,非洲的电力部门目前存在巨大的供应缺口。中国企业不仅仅可以投资于电力发动设备,还可以投资于一些相关组件。

农业是另一个存在大量投资机会的部门,“全球60%的未利用、可转变为农地的土地位于非洲,也因此存在巨大的投资机会。”他称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